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为了弟弟
为了弟弟

为了弟弟

莫愁为了弟弟任哲,为了家族声誉做了黑帮巨头秦风的情人,在秦风,任哲还有丈夫苏礼三个男人的夹缝中生存,秦风为了使莫愁永远记得他,在莫愁身上纹了一个永不能磨灭的标记──桃花。

  莫愁回到家,任哲急不可待冲进她的房间,莫愁裸着上身,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,胸前那枝妖娆的桃花使任哲感到触目惊心,任哲捉住莫愁的双肩,激动的问她:「这是什么?是怎么回事?姐姐!你说话呀!」莫愁的神经彷彿已经麻木了,她连赤裸着上身都没介意,她苦笑了一下说:

  「这是他给我的烙印,耻辱的烙印。」

  任哲看着莫愁胸前的桃花,看着她身上那些狂乱的吻痕,齿印,他忍不住扑到莫愁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,莫愁抱着任哲的头,轻轻抚着他的头发,彷彿又回到了任哲小时候,小小的任哲在她身边撒娇的时光。

  莫愁忽然觉得乳头有些痛有些痒,她回过神来,却发现任哲已经含着她的乳头在吮吸噬咬,她想推开任哲,可是任哲却把她紧紧抱住了!任哲一边吮吸她的乳头一边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:「姐姐!我喜欢你!我知道这是不对的!可是我忍不住!我喜欢你好多年了!每个和我交往的女孩,只要有一点像你,我就想着法子一定要把她弄到手!你别拒绝我,今天,无论怎样,我都要得到你!」说完,他更加疯狂的吻她,用力去扯下她的裙子和底裤,把她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,他拿出一副手铐铐住了莫愁的双手,这手铐是他从妈妈的警察朋友那里弄来的,本来是拿着好玩的,现在却铐住了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  任哲脱去自己的衣服,扑到姐姐莫愁身上,莫愁在秦风那里已经是被折磨的昏厥过去好几次,人几乎要虚脱了,现在又被弟弟这样对待,她心如刀割,却无力反抗。

  任哲用力分开莫愁雪白修长的大腿,却发现莫愁的阴部已经又红又肿,他知道是秦风把莫愁弄成这样的,想着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痛恨的仇家干的死去活来,他心里更加怨恨。他把一天的恐惧和怨恨都发泄到解救他的莫愁身上,他把两根手指用力插进莫愁的阴道,丝毫不理会莫愁痛苦的哀求和惨叫,莫愁的阴道还是乾的,被任哲这样死命的插弄使她痛的无法忍受。

  听着莫愁的哀求和叫声,任哲反而更加兴奋,他对着莫愁的乳房狠狠的咬了下去!莫愁痛的流出了眼泪,她苦苦的哀求任哲:「弟弟,不要这样,好痛!快放开我!痛啊!」任哲把手指抽出来,挺起巨大的阴茎狠狠的刺进莫愁的阴道,莫愁仍是乾涸的,这是任哲感到疼痛,於是任哲从衣袋里找出一瓶媚药,把这瓶媚药通通灌进了莫愁阴道深处,媚药的润滑使任哲和莫愁都觉得不是那么痛苦了,媚药渐渐渗入莫愁阴道的肉壁。

  药性开始发作了,莫愁开始觉得乳房涨痛,阴道深处痒的要命,她开始想要任哲的大肉棒了!经过秦风的折磨她身体的性感已经完全被开发出来,现在任哲又对她使用了这么大剂量的媚药,她更加无法遏制自己的欲望,她夹紧大腿开始摩擦,希望这样可以让自己舒服一点。

  任哲看着姐姐在媚药的作用下开始变的淫荡,他突然觉得应该好好玩一下,而不是就这样佔有她,他抽出自己的肉棒,从衣袋里拿出了一颗跳蛋,塞进莫愁阴道。跳蛋在莫愁的阴道内震动着,淫水不断流出来把床单也弄湿了,任哲一把将莫愁从床上抓起来,开始给她穿衣服。

  莫愁正沉浸在跳蛋带来的快感中,被他的行为弄的莫名其妙,但她又无力反抗,任哲在她身上套了件黑色的旗袍,里面是真空的,乳头的形状隐约可见,他拽着莫愁的胳膊把她领出了门。

  上了车后,任哲解开裤子前边的拉链把莫愁的脑袋按下去给他口交,莫愁含住任哲巨大的阴茎,用舌头不停的舔着,不停的吮吸,任哲几乎要把车开到路边上,而莫愁被体内的那个跳蛋弄的已经不知道泄了多少次!她的旗袍已经被汗液和淫水弄湿,紧紧的贴在身上,把她妖媚的曲线完全显现出来。

  任哲强忍住干她的冲动,把她带到自己金屋藏娇的地方,他把这个地方叫镜宫,那个房子里到处都是镜子,莫愁在里面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又羞又气,可是却无法控制强烈的欲望。

  任哲把莫愁的旗袍撕的粉碎,然后将赤裸的她放到一张妇科检查用的床上,两腿分开,他拿出一个窥阴用的鸭嘴器,把莫愁的阴道完全扩张开,可以看到里面鲜红的肉壁。

  他把那个跳蛋拿了出来,又往莫愁的阴道里灌了一种油脂,这种催情的油脂把莫愁的欲望弄的更加强烈,任哲在自己的阴茎上带了一个满是软刺的套子,然后狠狠的插进莫愁的阴道,又来回抽送。

  他又用手指抠挖莫愁的菊穴,莫愁的淫水已经流的把菊穴都糊满了,任哲把那个跳蛋又塞进了莫愁的菊穴,跳蛋上原有的媚药又开始发作,莫愁的两个穴都被操干着,她一次次泄身,连续的高潮令莫愁的阴道不断收缩挤压,爱液如潮涌出,地上满布莫愁的分泌。

  任哲见莫愁已经疲惫不堪,便把她翻过来,拿出一只比自己的阴茎更为巨大的电动阳具,上面还满是突起,他把这只电动阳具用力插进莫愁的阴道内,打开开关,强烈的震动和旋转的龟头使莫愁发出疯狂的尖叫。

  任哲又去出放在莫愁菊穴内的跳蛋,把自己的阴茎对准莫愁的菊穴,慢慢插了进去,莫愁的菊穴紧窄而温暖,使任哲充满了快感,幸而有刚才跳蛋的凌辱,莫愁在任哲如此巨大的肉棒的插入下才没有觉得特别痛苦,她再次被带上高潮,淫水流的满腿都是,连地上也有。

  任哲疯狂的玩弄着莫愁,在她体内射出滚烫的精液,这精液灼烫着莫愁的宫颈口,她的宫颈口开始抽搐,阴道痉挛,她终於承受不住这强烈的刺激而昏了过去,而任哲毫不怜惜,即使莫愁是昏迷着的,他也在莫愁身上肆虐发泄,直到射出浓精。

  ……

  莫愁被任哲玩弄了足足六小时,一天之内她被两个男人这样凌辱,而这样的凌辱又带给她无比的快感,她已经完全崩溃了,昔日知性美丽的她现在已经有了一种妖娆的媚态。

  任哲把莫愁抱在怀里,一只手还在她已经狼狈不堪的阴部不停的玩弄着,突然,房间的门被撞破了,秦风带着一群人闯了进来,原来,秦风送走莫愁后仍是觉得没有满足,想把她找来再云雨一番的,可是打了莫愁的电话却无人接听。

  秦风觉得奇怪便跑去莫愁家,在莫愁的房间看到了凌乱的床,及床单上的淫液,他便派了众多手下去寻找莫愁,可是镜宫位置十分隐秘,他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。等他们找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,秦风虽然冷静,但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她的弟弟糟蹋成这个样子,顿时失去了理智,他冲上前去把莫愁拉进自己怀里。

  于溪没等秦风吩咐已经冲上去将任哲一顿暴打,莫愁维持着最后一丝清醒,她气若游丝,有气无力的哀求秦风:「请你放了他!不管他对我做了什么,他毕竟是我弟弟,请你放过他吧!不要伤害他,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!」说罢就昏迷不醒了。

  秦风看着莫愁这样子,又气又心疼,他只好使个眼色让于溪放过任哲,带着一群人离开镜宫。

  等莫愁醒来已是两天以后了,只是睁开眼后她已经谁也不认得了,医生说,莫愁由於受了强烈的刺激,心理无法承受,只好让这片记忆空白,也就是医学中的失忆症。

  【完】